「情感一向是我的致命傷。」

你這樣淡然地說著,一字一字卻在你骨上理直氣壯地生了綿長不見尾的根,直戳心肺,壓制呼吸。呼吸受控中的你嘆口氣,像是對這項與生俱來的天賦無可奈何。

「那為什麼不是我的呢?」

困惑、心疼、氣憤,不期待聽到答案的疑問句,天生無礙的膝反射。不是第一次,我每問你一次的同時,會在心裡問自己三次。

「這個嘛……」你彈彈煙灰,蹙眉認真思索如何給問號後面接個句號,要精準地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