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對受過苦難的人特別容易有好感,可能比較容易打開互相溝通吧,或者可以在心中進行神秘不知名的慰藉交流。

更病態的是如果從前喜歡的歌手偶像之類的吃了苦,我恐怕發誓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;像安室奈美惠這樣嬌小的女人一跳起舞一甩起染了千萬次的頭髮來,只要想起她十幾歲出頭從沖繩上東京一路來的血淚旅程,在我心裡簡直是擠出神聖永恆的光芒。可是這種事總不是一次兩次見面就能了解的,而真正嚐過苦頭的人多半會努力地把它放在潛意識深處,不會放在意識表層三不五時拿出來擦拭把玩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