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.8.17 七修
29534007 王永潔
《樂生》
人物
吳美心,女,28歲,台北縣議員助理。
劉少平,男,26歲,醫學院學生。
徐慧珍,女,28歲,報社記者。
陳林,70歲。
李才祿,72歲。
林火金,75歲。

第一場


燈暗中,先有蟲鳴的聲音,聽的出夏日的氣息。燈亮,投影:一張日據時代樂生療養院的照片,安安靜靜,漂亮的巴洛克建築。燈暗。

燈亮,2006年7月17日的下午,約莫四點多,在樂生療養院,一個炎熱的天氣,一棵大榕樹,四週可見綠色的草木。
片刻,劉少平、徐慧珍搬出椅子,然後排列──徐慧珍先出,她是個很有活力的女孩;少平在後面,是個比較文、比較穩的年輕人。他們在為晚上陳林阿嬤的生日會做準備,兩人忙進忙出但很快樂的樣子。劉少平穿著樂生聯盟的T恤、短褲和拖鞋,徐慧珍也是差不多的裝扮。

慧 珍 啊,好涼快!
少 平 後面還有一堆呢!
慧 珍 再去搬就好了啊。(一屁股坐下)好開心喔。
少 平 別人過生日你也開心。
慧 珍 可以大家一起吃吃喝喝,多好。
少 平 是不錯。
慧 珍 阿嬤的七十大壽耶。問你喔,活到七十歲是什麼樣的感覺啊……算了,
問你也不會知道。再去搬其他東西!

慧珍下。
穿著套裝帶著包包、撐著傘的吳美心,滿身大汗,一腳的高跟鞋斷了,一拐一拐地走來,一邊走的途中還接手機。

美 心 (有禮貌)喂,爸我到了──(看到少平)有,我看到他了,會,我會跟他
好好談(頓)我知道,你放心。好,拜拜!
少 平 (脫口)你──你爸叫你來的?
美 心 (頓,強硬)怎麼,我自己想來不行嗎?
少 平 (注意到)你鞋跟斷了?
美 心 不關你的事。
少 平 你真的很亂來耶,要是被人家發現怎麼辦──
美 心 不是你們這一掛的就不能進來?政客也可以進來關心大家吧?還是一
進來就要丟我石頭?
少 平 你幹麻這麼衝?
美 心 我有說錯嗎?
少 平 好,衝著我來就是了。
美 心 女朋友對男朋友,很正常啊。

少平說不出話,李才祿推著卡拉OK的音箱出。李才祿的手指和腳趾有彎曲變形,美心嚇了一跳。

李才祿 欸欸欸,最專業的來了,辦PARTY怎麼可以沒有卡拉OK!(頓,對美
心)咦,你是誰?來吃蛋糕的嗎?
美 心 我……
少 平 她是衛生署的!
李才祿 衛生署?我怎麼不曾看過你?這麼漂亮的小姐我如果看過,絕對不會忘
記才對啊。
少 平 她新來的啦。才來兩個禮拜。
李才祿 喔,這樣喔。(熱情)歡迎歡迎。(頓)欸,少平,你看我這台讚吧!

李才祿說話時會揮動手,他的手,美心有時會露出尷尬微笑的神色。

少 平 阿才伯,你這分明是為了你自己。
李才祿 我哪有!
少 平 你每次都把麥克風抓緊緊,不讓別人唱,現在又推你這台出來,誰敢
跟你搶啊。
李才祿 我有這麼自私?(頓)不然這樣啦,(拿出麥克風)一隻麥克給你,一隻我
自己留著,這樣一人一隻有沒有公平?
少 平 那阿林阿媽怎麼辦?
李才祿 吼,你是醫生耶,怎麼會頭殼這麼憨!我老婆跟我鬥陣唱就好啊!
少 平 對喔。
李才祿 一人唱一半,感情才不會散!

林火金出。吳美心剛好和林火金打了照面,她被林火金截肢過的手嚇了一跳,林火金卻顧著生氣沒有注意到她。

林火金 阿才!又是你,對不對!
李才祿 啥?
林火金 我一看就知道了,全院裡面會拿我的花的人,只有你!
李才祿 欸,我哪有拿,我是偷!
林火金 你!(頓,生氣)好,你跟我來!
李才祿 去哪?
林火金 去你房間。
李才祿 欸,你真變態,我是有老婆的人耶。
林火金 靠夭喔,你喔,你貼我兩百萬我都不要,(燈光逐漸轉換至左舞台)
再說你阿林喔,還不是我讓給你的!
林火金 (頓)那個時陣喔,如果不是你吐了,今日偷拿花的人可能就是我。

第二場
1955年夏天的樂生療養院。年輕時的陳林在曬剛洗好的衣服,然後抬頭看著大榕樹發呆。李才祿和一個男人抬著竹擔架經過,神情哀傷,林火金跟在後面,竹擔架上蓋著四片竹板作成的蓋子,但隱約看的見蓋子下的手腳。李才祿抬著抬著突然彎腰嘔吐,很不舒服,林火金接過擔架。

林火金 陳小姐,麻煩你看一下。
陳 林 好。

陳林看見屍體,害怕難過,但看見李才祿的樣子,心裡也多了一分勇氣。她拿了塊布給李才祿擦拭,李才祿猶疑。

陳 林 不要緊,再洗就好了。

沉默,陳林又去拿了一杯水給他喝。
陳 林 阿昌要轉去喔?(頓)之前聽他叫了一個禮拜,好恐怖。

沉默。李才祿又唉叫起來。

李才祿 啊──
陳 林 怎麼了,又要吐了嗎?
李才祿 我的手,神經痛──
陳 林 你的手──
李才祿 很可怕吧,一發病就變成這樣。
陳 林 每個人都會變成這樣嗎?
李才祿 這邊爛掉,那邊爛掉,到最後就沒一個地方能看的。(又叫)唉呦!
陳 林 怎麼辦?這樣怎麼辦?叫醫生嗎?
李才祿 醫生會理你才怪!
陳 林 那要怎麼辦?
李才祿 (唉叫)……有時陣我真想拿一支刀把我的手砍斷。
陳 林 李桑,你不要這樣講啦!你這樣講我會怕耶,前幾天我聽到有人切腹自殺,腸子都流出來,我們同舍的林小姐上吊,還有今天的阿昌……才幾天而已,人跟蟲一樣死的那麼快,這實在是(忍不住哽咽)……太殘忍了。

沉默。看了陳林的眼淚,李才祿下意識慌張地拿他擦過的布給陳林。

李才祿 歹勢。我拿去洗洗再還你。

沉默。

李才祿 (找話題)欸,你有轉去過嗎?(陳林搖頭)我有轉去過兩次耶,不過也沒
什麼用啦。喔,你這衫,有的都乾了,衫曬乎乾就趕快拿進去,不然會
被外面的人偷走。
陳 林 你說可以轉去?
李才祿 對啊,給指導員檢查,走路正常,手腳沒問題就可以轉去了,像我現在這樣,(笑)就危險了。(頓)你想要回去看家裡人?
陳 林 (頓)看我的囝仔。
李才祿 你結婚囉?

陳林點頭。

李才祿 (自語)真好。
陳 林 看不到自己的囝仔,有什麼好?
李才祿 你有囝仔了?
陳 林 四個月了。
李才祿 (頓)至少有人在家裡等你。

剛才兩個抬著竹擔架的男人走了回來,手上抬著之前拿來蓋屍體的竹片蓋,陳林
停止哭泣和李才祿分別向兩人點頭示意。

火金仔 阿才,阿昌轉去啊。
李才祿 勞力喔。

兩個男人離開。

李才祿 沒棺材,連蓋死人的蓋子都不能燒,還要拿去蓋別人。以為日本人走了會有好日子,結果國民政府也把我們當作鬼關起來,做官的都一樣!

沉默。

陳 林 囝仔在大漢是真快,現在頭顆頂還軟軟地,小小粒仔會笑會哭,手還會到處亂抓……等個半年一年回去伊可能就沒認我了;萬一我發病回不去,伊就永遠都不知道伊媽媽是誰人,生做什麼模樣。(漸漸激動)住在這裡根本是地獄,人死了連棺材都沒,叫咱活著的人直接抬去燒,叫什麼樂生院?

沉默,陳林哭泣。

李才祿 (想起)我轉去宜蘭的時陣,我親戚和鄰居都對我指指點點,看到我像看到鬼驚到哭爸,我轉去不敢住家裡,只好住外面的旅舍。家裡人來看我,要消毒還要穿消毒衣,蓋頭蓋面,真麻煩,漸漸他們都不想來了。
(頓)我被送來的那天,我父母出門去辦事,厝裡沒大人,只有我跟我小弟、小妹在。我們在門口玩,玩的正歡喜,警察和衛生所的人突然間出現說要把我帶走。我們草地小孩最怕的就是警察,看到警察來都很緊張驚甲皮皮措,我那個小弟還一直跟在後面問我說「阿兄,你要去哪裡?」。(頓)我也想要甲伊回答,但是我真想跟小弟講,小弟啊小弟,阿兄也不知影自己要去哪裡啊。

第三場
李才祿嘆氣,燈光、舞台轉換回到現在。林火金拉著李才祿要走。

李才祿 要去哪裡啦!
林火金 那盆蘭花我養很久,很難養耶!快還我啦!
李才祿 歹勢,沒法度。
林火金 為什麼?
李才祿 我不知道它在哪裡啊──

話剛出口,陳林就坐著電動代步車,笑吟吟拿著一盆蘭花出。她的右腳黑掉,鼻子有塌陷。

陳 林 阿才,這個花很水耶。
林火金 (指)吼!
李才祿 阿林!你出來幹麻!日頭很大耶!
陳 林 攏四點多了還日頭大,你是頭殼壞去喔?
林火金 吼!我找到了啦!
陳 林 火金仔,你是吼什麼?有蒼蠅喔?
林火金 吼,這個花啦!這是我的花!
陳 林 你的花?(對李)你跟火金仔買的喔?
李才祿 什麼買?我是用偷的!
林火金 你還好意思講!
李才祿 欸,你才好意思哩,我是幫你做禮貌,還不趕快感謝我?(頓,對陳林)
阿林你看啦,這個人怎麼那麼無情無義,(對林火金)吼,阿林今天過生
日,你攏不記得啊?

沉默,陳林笑的很開心。

林火金 ……誰說的,我當然有記得,(頓)我日曆上面還有用紅筆圈起來呢!
李才祿 吼,你麻卡拜託耶,每個公布欄都有貼布告,字寫的這麼大你甘沒看?
不然這裡這麼多椅子、這個卡拉OK是要幹麻?你當作要聯誼喔?(林
火金啞口無言)全樂生院你的記性最差!連做檢查的日子都會忘記,你
還會記得什麼?請問一下,你今日可有記得放屎放尿?
陳 林 (笑)火金仔,你這個花種的真美,我最喜歡這種白色的花瓣,清清香香,
很有氣質,這每一蕊的形都這麼漂亮,很厲害。蘭花不好養,只有你這
麼細心的人才種的出來。阮阿才喔,連綠豆都會種死!
李才祿 唉呦,種植物這麼麻煩,要吃豆芽,一樣去火金仔的菜園偷就好了。(林
火金白了他一眼)沒有啦,開玩笑的啦!你查甫人,火氣這麼大幹麻,
我看去檢查一下好了。
陳 林 阿才!你是說完了沒!再說我就不要過生日喔!
李才祿 不要啦,不要啦,我安靜,不講話。
少 平 阿才伯什麼都不怕,只怕老婆啦!
林火金 他喔嘴皮,手奸,人厚道又愛耍賴,不過對阿林是真正好,(頓)要不,
我當初是不會讓給他的啦!
陳 林 三八喔!
李才祿 什麼讓?阿林是被我煞到才會嫁給我!
林火金 你是有什麼好煞到的?
李才祿 我有魅力,有耐心,溫柔又體貼。
林火金 喔,我要吐了!
李才祿 欸,要吐就去菜園吐,順便施肥。
林火金 我是人太好,看你家裡人攏不想要來看你,看你很可憐,才不跟你爭!
而且誰像你黏著著,知影阿林變單身啊,就每天跟前跟後,跟狗一樣!
李才祿 嘿,你說的真好,我就是那個山頂上的黑狗兄。我驚她想不開呢,一個
女孩子哭成那樣你甘不會想給她疼惜,我這叫真心只為她一人。

創作者介紹

Jessie’s 寫作練習.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