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場
燈光轉換,1961年夏天的晚上,跟第二場一樣的場景。陳林的一隻手已經彎曲變形,她艱苦地拿著板凳和布條走到榕樹下,將布條丟到榕樹樹枝上打了一個結,正要把頭套進繩結時,李才祿經過看見,趕緊把陳林抱下來,陳林激烈掙扎,兩人分別跌坐到地上。


李才祿 (氣急敗壞)你是在做什麼?
陳 林 (哭泣)我想要死你看不出來嗎?
李才祿 我當然知道你想要死。
陳 林 那你就不要甲我阻擋!
李才祿 很多人在這裡上吊自殺,這棵樹已經夠悽慘了。
陳 林 那這樣我去別棵樹上吊!

陳林欲走,李才祿又拉住她,陳林甩開李才祿的手,蹲坐在地上哭泣,然後轉成
大哭。

陳 林 (哭)活著有什麼用?………(伸出手)你看我的手彎掉了……(摸自己的臉)我的臉也變形了你看,真的都爛掉了啦!都是打針害的,我變的好醜好恐怖,痛到暗時都睡不著……
李才祿 (伸出手和腳)不會啦,我比你還醜。
陳 林 醫生說我的手如果繼續惡化變黑,就要動手術鋸掉……我不要開刀,為什麼我要過的這麼痛苦?……
李才祿 但是你的手還沒變黑,你不要想那麼多。而且以後我們不用打針,有美國人的新藥可以吃。火金仔說吃新藥我們的臉就不會變形。
陳 林 有什麼用……已經變了,已經全變了……為什麼這個藥現在才出現?如果以前吃這個藥我就不會變,就可以每年請假回去。現在呢?我一世人攏不能回去,一世人攏要關在這裡!
李才祿 我知道你的心情。
陳 林 你知道什麼?我先生要跟我離婚你知道嗎?當初結婚的時候熱熱鬧鬧甲我娶進門,現在寄一張批來說伊甲我沒關係啊,伊要帶著我的小孩去娶別的查某。我阿母還跟我講伊不想認我,她說查某人離婚實在很見笑。我那麼打拼可是什麼都沒有了,只剩一個苔疙病,你跟我講活著有什麼路用?你跟我講啊?

沉默。陳林仍然哭泣著。

李才祿 我也不知影活著有什麼路用(頓)。歸去咱鬥陣死死好啊,有人作伙卡昧孤單。你講好嗎?

陳林愣住,抬起頭看李才祿。

李才祿 阿昌死的時候我不是說不驚嗎?其實我驚到要死睏攏睏不著。(頓)半眠仔走到樹下想說上吊自殺好了,厝裡的人跟朋友每次來看我還要消毒穿衫,現在他們攏不敢來這,我甲意的查某囝仔也已經嫁給別人,沒什麼好掛念的。結果我抬頭要丟布條上去的時候,看到天頂的月娘,剛好是月圓,很美很光,我看到整個人憨去都忘記是來自殺的。早上太陽出來時,我就想說,诶,我又活過一天了。每次我覺得痛苦得要死,後來也是過去了。(頓)在這裡的人都跟你一樣什麼都沒有,沒錢沒家人沒有地方可以去。但是你看,光復後我們可以吃大碗的白米飯,可以買外面的菜自己煮,現在新藥也出來了,不一定以後會有更好的事,你要是死了就看不到了。

陳林沉默。

李才祿 我知道你很痛苦,不過你都忍耐過去活到現在了,很勇敢。今天開始發新藥了,(拿出一顆藥丸),醫生說這叫DDS。每禮拜一、三、五拿一次,一次拿一顆,你今天早上想要上吊沒去看醫生,就沒了。

李才祿把藥丸遞到陳林手上,陳林驚訝地看著他。

李才祿 你先試看看。有效的話就繼續吃,沒效的話再來上吊,我不會甲你阻擋的。
李才祿 所有的男生都在肖想她等她離婚。在外面我是很自卑,但是在這裡我最有魅力和耐心,所以後來她就被我趴走啊。

燈光轉換,代表現代的右舞台接續第三場,72歲的李才祿說的話和代表過去的
左舞台的動作同時進行:年輕時的李才祿和陳林以象徵性的動作進行結婚的儀
式。

少 平 他們互相扶持,不問過去,也不去想太多未來,只是每天陪著彼此過日子。
慧 珍 除了病痛,他們一無所有,沒有什麼是真正屬於他們的,連孩子都沒有。
火 金 所以他們愛的很簡單,很純粹。
少 平 陪著他痛,看著他哭,一起絕望,又一起尋找希望。
美 心 可是如果沒有來到這裡,他們還會是彼此的選擇嗎?
少 平 也許會,也許不會,誰知道?
美 心 那他們就不是對方的唯一了?
少 平 你可以有千百種假設,但問題是,他們在那個時候,在那裡遇到了。

結婚完成後左舞台燈暗。

第五場
李才祿 我跟阿林兩個人是有正式結婚,不是同居喔!
陳 林 (害羞)好了啦,又不是昨天剛結婚,煩死了。
李才祿 (笑嘻嘻,大力拍林火金)走啦!
林火金 幹麻?
李才祿 說你記性不好還不信!我老婆過生日要辦桌,搬桌子啦!

慧珍搬椅子上,林火金和李才祿下。

陳 林 他們兩個喔,吵死了。
慧 珍 阿媽,阿才伯甘知影了?
陳 林 我們睡午覺的時候,他偷偷摸摸爬起來,我問他要去哪裡,他說沒啦,
出去走走,我再起來的時陣,花就在桌上了。
慧 珍 你到那天,還是要跟他講啊。
陳 林 花旁邊還有一張紙,寫「生日快樂,阿才」。
美 心 (小聲)好浪漫喔。
陳 林 什麼浪漫,我一翻過來,那背後是人家0204的廣告單,上面有查某穿
性感睡衣的那種,查某肉肉肉又長的不好看,我看了實在是氣死,什麼
紙不用偏偏用這張,他作代誌就是這樣,能用就好。(沉默)我很不想跟
他講,這個人一世人艱苦,好不容易活到現在才變小孩(頓)我就是愛看
他鬧,看他笑。

沉默。

陳 林 你跟你女朋友很少約會喔?(少平和美心互看)我一看就知道啦。(對美心
笑)歹勢啦,我們老人家都把他佔住,他人太好,都會幫我們的忙,不
然很多事情我們也不懂。
美 心 不會啦。
陳 林 對啦,至少不是出去亂玩,你有空也可以常來啊,這裡空氣好,樹又大
棵,風景很好耶。(頓)對啦,聽說你們阿平醫院實習結束啦,不錯呢,
以後你就可以做先生娘啊。(頓)我要去換衣服,今天做生日,要穿比較
漂亮一點。

陳林下。一陣沉默。

少 平 徐慧珍,你不能忍一下嗎?
慧 珍 我很難過啊。
少 平 (對美心)阿林阿媽,下禮拜要去長庚鋸腳。
美 心 啊?
少 平 截肢。
美 心 為什麼?
少 平 (頓)腳上有黑死的組織,動不了,阿媽半夜都會痛的醒過來。
美 心 整隻嗎?
少 平 右邊的小腿,膝蓋以下都要鋸掉,不然的話擴散到全身,會(比了個掛
掉的手勢)。
慧 珍 為什麼阿媽那麼溫柔善良,老天爺還要這樣對她?
美 心 (頓)徐慧珍,你的愛心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,氾濫過頭。
慧 珍 (頓,恢復)總比冷血無情好吧。吳美心,你來這裡到底要幹麻?
美 心 來看你為什麼每天都在這裡。
慧 珍 你也可以每天來啊。請問縣議員助理要順便接受我的訪問嗎?
少 平 你們兩個法律系的,不用一見面就針鋒相對吧。
美 心 我哪敢啊,人家是記者耶,誰知道會不會一不高興就把我寫死了。
慧 珍 我才怕你爸不高興就叫警察把我們抓走哩。
美 心 什麼時代了,又不是白色恐怖。
慧 珍 好!上個禮拜,你男朋友,劉少平先生,(指少平)我就去保他出來了。
美 心 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,我那時候正在忙,趕不過去。
慧 珍 可惜,你如果趕來的話,我就多一條新聞可以寫了,「縣議員千金胳臂
向外彎,獄中會情郎」。
美 心 真抱歉,讓你失望了。
慧 珍 不會,畢竟同學一場,我也捨不得出賣你。(頓)只是還要跟我先生解釋,
超麻煩的,(頓,掏出喜帖)我下禮拜結婚,來吃喜酒吧。全班同學你是
最後一個拿到的,總算趕上了。(美心驚訝端詳喜帖) 你來的話,我可
以讓你上台唱歌,上台說笑話,就是不能上台發表政見。(頓)我去拿菜
喔。

慧珍下,美心還在看喜帖。

美 心 竟然要結婚了。
少 平 也是樂青的人,兩個人一拍即合,發展超快的,交往一年就決定要結婚
了。(頓)要一起去嗎?
美 心 我跟你是不同掛的。

美心把喜帖收進包包。

美 心 喔,對了,我都忘了,我要跟你談事情。
少 平 讓我猜一猜喔──停止抗議活動,乖乖等周錫瑋把這裡拆了?
美 心 抗議本來就沒有用,幾百億的工程都動了,人民的納稅錢,怎麼可能說
停就停。我爸只是叫你們不要浪費力氣(遞文件夾)。
少 平 (頓)周錫瑋決定了?
美 心 已經通過了,保留百分之四十。(頓)不是全部的百分之四十,是現在還
剩下的百分之四十。
少 平 百分之十六?那乾脆全部拆掉好啦!
美 心 我爸還說,他可以幫你安排一個位子,我們可以一起──
少 平 小姐,你瘋囉?我是學醫的!我要當醫生好嗎?
美 心 那又怎樣?學醫的不能從政嗎?為什麼你一定要管那些痲瘋病人!他
們對你有那麼重要嗎?
少 平 (糾正)漢生病。
美 心 什麼?
少 平 (再次強調)不是痲瘋病,是漢‧生‧病。
美 心 漢生?漢聲小百科?漢人生的病?
少 平 不是,是因為挪威的漢生醫生發現了痲瘋桿菌,證明了它是細菌引發的
一種疾病──
美 心 幹麻幫我上課?隨便啦。我又不是醫生,知道那麼多幹麻。
少 平 隨便?你就是這樣才會考不上律師,考五次都考不上──

沉默。

美 心 (頓)隨便,我早就放棄了。(頓,換話題)這種東西(頓)不會傳染吧?(少
平做表情,美心慌張)會傳染?你怎麼不早講?我什麼都沒準備還穿短
袖…這拖鞋哪裡來的?是這裡的嗎?天啊…(脫掉拖鞋,跳上椅子)細
菌(在椅子上徬徨不安)…細菌…都是細菌…這要怎麼消毒啊?
少 平 騙你的啦,會傳染的話我還會活著?你看我,有事嗎?手長腳長,連毛
都長,皮還很黑哩。

沉默。

美 心 (有點眼濕)不要這樣,你明知道我很害怕會傳染的……病。

少平安撫美心。

美 心 你明知道我哥……這種事情你不能亂說……
少 平 對不起,我知道……(急忙解釋)這個病不會傳染的,它不像SARS,只
要吃了藥就不會傳染出去的。
美 心 真的嗎?
少 平 雖然長相會變的不好看,但都是痛在自己,不會傳染也不會遺傳。
美 心 喔……

正當兩人和解之際,美心的手機響。

美 心 喂?(頓)爸(頓)有,有在談,很好,很順利(少平捉弄美心)你幹麻!(頓)
爸我不是在說你,我是說……有蚊子,很大隻!(頓)沒有,沒叮到,它
敢再來我就打死它。(頓)嗯,我等下就回去吃飯了,好,再見。

美心掛手機,少平不耐煩。

美 心 你幹麻?
少 平 你爸才幹麻?幾歲了,還要管你吃不吃飯?
美 心 回家吃飯有什麼問題?
少 平 沒有。沒有。
美 心 新莊人需要捷運,他們等很久了。
少 平 美心,北歐國家會為了一顆老樹,改變地鐵站出口的位置。他們甚至用
了二十年來做這件事。
美 心 對,但在那之前,我們必須要先成為那樣的國家,而要成為那樣的國家,
我們必須要經濟繁榮,交通要發達才會經濟繁榮。吃不飽的人不會對一
顆樹的歷史有興趣。
少 平 可是到那個時候,什麼都拆光了。當這顆樹砍掉,這棟建築拆掉,你要
如何讓你的子孫知道,這裡曾經有座療養院把病人像犯人一樣地關起
來,有人一輩子都被關在裡面,沒結婚沒工作,就只是在這裡坐了一
輩子?
美 心 你知道嗎?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命,這是時代的悲劇,很無奈,但我也無能為力,我只能祈禱他們下輩子可以投胎到好人家。
少 平 祈禱他們投胎當縣議員的女兒?
美 心 可以啊。
少 平 (頓)我怕我們以後會成為空殼子。不知道過去,不知道歷史,對過去沒
有記憶、沒有感覺、沒有認同,無感無知地過了一輩子。
美 心 很多人都這樣過了一輩子,但是他們仍然很幸福,你把事情看的太重了。不過當然也不能完全沒有人不去在乎過去。不過那永遠只會是少部份。
少 平 呼,算了!
美 心 什麼算了?
少 平 我們永遠也無法達成共識。
美 心 當然不可能,我們又不是同一種人。
少 平 那你就不需要替你爸傳話。
美 心 我只是在工作。
少 平 難道我們之間就沒別的可以說了嗎?
美 心 (頓)我才想問你哩,分開三個月一通電話都沒有,一看到我就要敎我漢
生病,我們是什麼跟什麼啊?
少 平 (頓)你可以打給我啊。
美 心 我很忙!
少 平 (攤手)我也很忙!
美 心 為什麼你不能體諒我?
少 平 為什麼你不能有自己的主見?
美 心 為什麼你老是這樣自以為是?
少 平 我自以為是,你當初不也是這樣想的嗎?
美 心 我爸說──
少 平 你爸說你爸說,什麼都你爸說!你爸只是拿你代替你哥,如果不是你哥
掛了,他沒有人可以栽培傳承,你爸會叫你去當他助理!會叫你去從
政?!──

美心把包包、傘丟向少平。

美 心 (怒)關你屁事!我哥掛掉關你屁事!我們全家有多難過、我爸有多難過
你有看到嗎!一個SARS,二十幾個小時,人就掛了,養了二十幾年的
人就掛了,你懂嗎?你懂嗎!(拿東西打少平)

美心因為鞋跟斷了,跌的踉蹌。
林火金和李才祿抬桌子上。

林火金、李才祿 (場外音)嘿咻、嘿咻、嘿咻──
林火金 死阿才,你是沒吃奶喔!
李才祿 對啊,我只有吃飯而已。
林火金 出力啦!
李才祿 我兩隻手都用了耶!
林火金 另外一隻手哩?
李才祿 啥?
林火金 你們小偷不是三隻手!
李才祿 靠夭喔!
林火金 麥擱講啊,越講越餓。

林火金和李才祿放下桌子,還鋪上紅色塑膠袋當桌巾。
慧珍捧一個大鍋子出。

李才祿 喔,累!
林火金 慧珍啊,放這裡。

慧珍過去放下菜。

李才祿 這什麼?
慧 珍 超級關東煮。
李才祿 喔,真香,(搖動鍋中的湯杓),喔,菜頭、芋頭、丸子、馬鈴薯、黑輪、
高麗菜捲、天婦羅,好吃好吃。
林火金 肚子餓喔,什麼都好吃。(頓,對美心和少平)欸,你們兩個怎麼還像木
頭杵在那兒,都沒做事?(對美心)尤其是你,女孩子穿裙子有椅子不坐
坐地上,那地上髒耶!

美心趕緊起身,少平扶她起來。

李才祿 攏這樣啦,老的做的要死,少年的在那邊喊累。
林火金 你不要龜笑鱉無尾。
李才祿 我有作代誌呢。
林火金 沒出力就不要講話啦。
李才祿 我自己去搬一張給你看!

李才祿剛下,林火金笑嘻嘻。

林火金 啊,輕鬆了。
慧 珍 火金伯,你真聰明。
林火金 他這種人,最受不了人家刺激。
李才祿又回來。

李才祿 我聽到了喔,你想要叫我去搬,自己坐在這裡輕鬆對不對?
林火金 你某生日會,我是給你表現的機會。
李才祿 別騙了啦,你以前說要帶我去逛西門町,叫我讓你踩肩膀爬牆,結果一
翻牆就不見人影。
林火金 我是要去看電影,你這個沒文藝氣息的,帶你去也是浪費,騎車載你還
要出力。
李才祿 我不管啦,我就是不要一個人搬一張桌子,(對慧珍)你也要來!
慧 珍 吼,阿才伯!
林火金 吼!「虎在深山中啦!」啊,吵死!
林火金、徐慧珍無可奈何跟著李才祿下。
美心撿包包、傘和散落的東西,少平也幫忙。
美 心 (拍打)怎麼那麼髒……
少 平 要不要去廁所用水洗一下?

美心手機又響。

美 心 不用了,我等下就走了。
美心掙扎著拿起手機看,少平要搶,美心不讓他拿。
少 平 (頓)偶爾不回家吃飯也沒關係吧?

鈴響停止。沉默,美心整理自己,轉身。

美 心 明天下午會開記者會,你們抗議的時候不要再跑到最前面了。
(頓)今天的話,你們就先開開心心吃頓飯吧。
少 平 (頓)你希望我什麼都不要告訴他們?
美 心 不准偷吃關東煮。

美心轉身。

少 平 美心,鞋子。

美心想了想,把另外一隻的鞋跟也折斷。

少 平 哇,酷斃了,曼陀珠。
美 心 好聳喔你,什麼年代還在說酷斃了。
少 平 年代變人就一定要變嗎?

美心走了幾步又回頭。

美 心 穿了不同的鞋,就沒辦法走同樣的路了。(頓)我只是想幫大家做點事。
少 平 我們以前不也是一樣?
美 心 小聰明做小事情,我想幫多一點人做事,只好犧牲一些人。(頓)你以為
參加遊行掉掉眼淚可以改變什麼?很可憐沒錯,但也很可恨,我爸只要
動動一根小指頭,你就進警察局啦,你又能說什麼呢?(頓)想要做你
想做的事,你必須先得到力量。再見。
少 平 美心!
美 心 嗯?
少 平 只要有越來越多人想一起做一件事,力量就會出現。
美 心 (頓)幫我跟阿媽說,(頓)生日快樂。

美心揮手,少平也故作瀟灑地揮手。美心下,沉默,少平坐在椅子上吹風。燈暗。

第六場
投影:無聲安靜,日據時期的樂生,國民政府時期的樂生、現在的樂生、開挖中的樂生、阿公阿嬤的照片(生活照,不要有抗議照),一片綠山變一山黃土,然後變一片空無。夏日蟲鳴聲在投影中漸出,燈暗。

創作者介紹

Jessie’s 寫作練習.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