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在吃某樣食物時,雖然感覺寂寞,但空氣溫溫熱熱的,和著某種拌勻的歡笑聲,一言一語,覺得一切特別好吃。

讓我想起柴門文某部描寫女性創業的作品,有位老奶奶找到了攪拌熱巧克力的容器,非常驚喜,高興跟感動,甚至感到溫暖。露出少女般的眼神。她跟先生只相處了一個月,新婚的一個月裡,兩人在冬夜一起喝著熱巧克力。戰爭發生時,先生被帶走,從此未歸。記憶中的甘美卻在找到攪拌容器時湧上,彷彿再現。

也曾想起一對中年戀人一同出國時,在雪地裡用天真的孩童眼神欣賞飄雪,擁抱雪的白和純潔。雖是死別前的回憶,卻凝住了。

此情已不是此景,想用《所羅門的偽證》裡神原河彥同學在審判時,被迫重新面對生活場景時所說的話:「不是只有痛苦的回憶,同時也想起了快樂的回憶」。這樣做為結束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