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8.jpg

木柵動物園一遊。

早上八點二十八分左右到了協會,
八點半時同學也抵達協會,
聽同學說他們是在協會對面吃過早餐再過來的。

突發狀況一:

坐捷運到中山國中站要接一個小朋友,
但因誤會,小朋友的家人以為是在中山站等待,
後來的處理方式是,我們先過去木柵動物園,
和小朋友會合。
這樣的處理方式一方面是主任提到,
孩子們在捷運站是坐不住的。

這次的小朋友對於出遊都非常興奮,
坐在捷運上叫得很開心。

到達動物園時運氣很好,
天氣冷但沒有下雨。

動物園的園區其實很大,
走起來很累。
隊裡有一位叫鐿銖的同學八九月來過動物園,
對動物園的動線熟悉,
所以路線導引上是由她在做帶領指揮。

突發狀況二:

有一個大問題是,
動物園很大,
每個孩子的速度不一,
在沒有人注意全隊動線下,
隊伍拉長鬆散,
我也沒有注意到這件事,
直到主任提醒,
我請同學集合,要鐿銖負責注意全隊有沒有在同一個範圍裡,
我也隨時幫忙注意,
並提醒同學集合隨時要注意誰還沒到,
要打電話給對方。

期間就曾發生,在捷運站我去上廁所,
出來時人已不見的事情,
後來打電話知道他們已到動物園口,
會合時我告訴竹君我們要保持電話聯繫,
和不見人影時我心裡會有疑惑。

突發狀況三:

中午在動物園區的餐廳用餐,
宋濠志(其中一個小朋友)在吃完飯後,
突然頭頂椅子,拱著屁股不動了好一陣子,
我跟兩位同學都不知道他怎麼了,
後來主任過來,問他是不是要大便,
他說是,主任問他要不要大便,
他說要,主任就帶他去大便了。

(原來在醞釀啊,真的很難看出來)

活動後的檢討,主任說,
這是當過媽媽的直覺,
中心的孩子在醞釀便意時,常會窩在一個角落,
隱忍著,這是他們在醞釀,想要上廁所又說不出來,
所以這時去問他們要不要上廁所就對了。

突發狀況四:

進入夜行動物館的時候,
幾乎所有的小朋友都一路往前狂衝,
衝到出口才停下來。

活動後檢討時主任說,因為小朋友會怕黑,
怕黑就會跑,我們才恍然大悟。

突發狀況五:

有一個叫哲偉的小朋友一路都在大叫、走路速度很快、不給人牽,
帶他的同學一個上午都沒能牽到他的手,
由於隊伍拉長,我沒有注意到這個現象,
下午集合重新一起走後,
我才發現這個孩子的速度非常地快,
即使是在隊伍的最後,沒過多久也會走到最前面。

到了夜行館的時候,他更是一路狂衝,
我的作法是,他要掙脫時我就抱住他,
後來出了夜行館,他不停地打帶他的同學的手,
憑著直覺,我跟哲偉說,
"再打姐姐我就親你喔!"
他一打同學我就親,他一打同學我就親,
後來他變得安靜下來,
我說"手手!"
他就乖乖把手伸出來,
後來我跟蓁蓁一路都很順利地牽著哲偉的手,
哲偉也沒有再爆衝快跑,變得順順地走。

後來想想,我會這麼做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,
我觀察到主任、老師、小朋友的父母其實對小朋友都很直接,
身體的碰觸、說話的語言都是很直接的,
所以心理上,把他想成自己的小孩,
就自然多了。

活動後檢討聽主任說,哲偉是對觸覺敏感的孩子。
原來如此。

我的心得是,每個孩子真的都很不一樣啊。

突發狀況六:

第三組預定下午本來是要帶活動,
但因為遊園人數太多,
現場並沒有場地可以帶活動,
這個項目於是取消,
我們逛完動物園後搭捷運回三重。

回到協會後主任給我們做了一個檢討,
有提醒也有鼓勵,
並請同學各自發言今天小朋友的狀況,
也講解了孩子們各種行動下的意涵,
主任說整體而言還算不錯,

但其實我覺得我們中間的認知可能還是有誤差。

今天哲偉的部分讓我對活動有了不一樣的感覺,
雖然小朋友不理我是很正常的,
但歪打正著找到和他相處的方法,
讓我雖累也心情很好。

整體而言,第三組算是沉穩應對,
也很有秩序,
大問題是彼此聯繫不強,
集合時,時間等待過長時,
不會想到要電話聯絡同學(經我提醒),
忽略了園區過大下須注意隊伍有沒有維持一個範圍的問題;
回程在捷運站時也有同樣的問題,
還有彼此孩子不好帶時,其實可以像其他同學求援,
說出自己的狀況,不需要一個人苦撐。

0105補記:
其實當天去木柵動物園的捷運路上,
我犯了一個自己渾然不覺的錯誤,
那天在捷運上,
孩子都非常興奮,叫得很開心、很大聲,
一路都是如此,
到某一站的時候,有人進車廂,
孩子叫得更大聲,
我對面的媽媽看了小朋友一眼,
我心裡突然覺得小朋友很吵,
很丟臉,

(為什麼這麼大聲?)

(為什麼不停止?)

當下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對媽媽說
"他們是自閉症的小朋友"
當下那個媽媽沒聽清楚,
我又再跟她說了一次,
她連忙搖頭,表示沒那個意思。

說完我就後悔了。

那一刻我也感覺到主任和隨隊老師臉上微微的變化。
但是他們沒有說什麼。

我抱著不想讓自己丟臉的心態,
把問題推給孩子,
代表了我沒有打從心底認同他們;
我覺得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。

所以後來那天下午跟哲偉的互動,
成功地牽到他的手,
會讓我想念,
是因為有很深的感觸,
一個是成就感,
一個是就是關於認同這件事;
那天下午坐捷運回家的時候,
我看著安靜下來的哲偉,
和其他孩子,
覺得那幾個孩子都好像是我的孩子。

即使只有一天的相處。

世界就是這樣,運轉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