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柴米油鹽雜文 (5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我很有自信,不管再怎麼吵鬧、鬧脾氣、故意耍心機臉色的客人,只要開了門,走進大廳,就會被木頭的地板和隨處可見的植物震懾住,然後安靜下來,一陣靜謐。或許還是會有不喜歡我們的客人,擺明要客訴我們、要我們低頭,承認房間不好的客人,他/她的胡鬧只是一時,他/她的停留也只是短暫數日,從此不相見的人,再怎麼糾纏,缺乏理智與冷靜,終歸是再見,或被我們拒於門外。

只要打開門,看見大廳就好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韓國男孩永先生今早退還房卡時,露出滿面的感激。我想那絕對不是感激我幫他換房而已。

他昨日訂錯了三天的女生基本房,那時間,我們兩人都尷尬了。

我滑著永先生手機銀幕上的訂單,跟他一起閱讀「Female Standard Dorm」的字樣。說時遲那時快,我們都緊張了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4/9/30
我第一次學寫企劃書,是離職以後,一位前輩要我到他的辦公室,我去了,有好多前輩來來去去,其中一位前輩特別一筆一畫一張照片教我寫企劃書,我很想哭,因為以前企畫書除了範本,就是上網查,沒有人可以教你,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,我也從來沒把企畫書消化成自己的話,直到這位前輩,每個步驟都很清楚地教導,雖然我很聽另一位前輩的意見,讓他有點傷心,可是他還是感動地對我說:「不要急,慢慢來」。那天我一聽,就大哭衝進廁所,很多不開心的,就隨著馬桶水流去。連隔天,找我去的前輩還買了一杯咖啡給我。哈。

我覺得能真正成人的人,會惦記人、關心人,會把人的需求默默擺在心裡。就好像我遇過的前輩們,會在電話裡聽到我的咳嗽關心我感冒了嗎、記得我找到工作了嗎還特別來電要我去出席工作機會的場合、也會叮嚀我慢慢來,或是不要管別人的聲音,這些叮嚀,讓我特別感動。我希望不會成為倚老賣老的人,因為我也沒有資格。

2014/8/24
劇組有一個弟弟,跟我借錢,我很後悔,當下答應,問了好幾個朋友和媽媽求助,都說不該借,我也沒借,開始躲電話和line和訊息,後來對方在另一個FB傳訊息說:「我以為你是怎樣怎樣的人,結果你是怎樣怎樣的人」。我氣了,也很難過。我們拍戲時,我開玩笑哄大家笑,拿自己的身材開玩笑,你們卻得寸進尺,該怪我,我一氣,把公司用的FB關了,很多長輩教我拍攝技術,我也不敢保證人家會記得我,但大部分,都等我投入才投入,也很多,我一走就鬆一口氣,因為我上班緊繃有名的,總之,真的很後悔,遇上這樣的人,也很高興,很多朋友給我意見。

2014/8/23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4/11/19
會來社運界,大家都是想做點什麼,如果還要分菜鳥、老鳥,分前後輩,那我覺得不可思議。理念不是口號,如果對身邊的人這麼苛薄,憑什麼在遊行中假裝聖人的臉,對偶一相逢的人好。

2014/11/15
喜歡一個人的辦公室時光。

2014/10/31
熬夜中,好累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騎腳踏車到淺水灣附近。

DSC_0356.JPG

DSC_0360.JPG

DSC_0361.JPG

DSC_0362.JPG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SC_0285.JPG

DSC_0298.JPG

DSC_0304.JPG

DSC_0306.JPG

DSC_0322.JPG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請務必試聽The tic tac

都快忘了是幾月幾號的試聽重寫。

Saturday night,冬天的南海藝廊。

張李樂隊變身成The tic tac在藝廊二樓演出。

吉他手兼主唱小茶、Keyboard手張李是在白沙屯媽祖遶境時認識的,他們似乎也在那一次奇妙的旅程中結為音樂的夥伴。那次的旅程非常難忘,從小到大對遶境就深深迷戀著,親身參與其中倒是第一次──那難得的一次就讓我認識了很多有趣、善良和充滿赤子之心的人,非常非常幸運。偶爾斷斷續續地也聽見他們練團的消息:信件中總是充滿驚嘆號的團長小茶、溫柔堅定但被團長逼的哀哀叫的張李──心裡覺得好奇又好玩,引頸盼首,沒想到在團長的熱血之下幾首曲子也出來了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DSC_0097.JPG

我想要為你敘述一種味道。不是泥土的草味不是燙衣的蒸氣味,是一種純粹食物的味道──將身體的五感打開,眼耳口鼻心交錯的極致享受。

今天吃的是一家叫芳庭彼得餐坊的義大利餐廳。托心理學慎慎老師的福,終於一償接近義大利美食的心願。

餐廳在忠孝復興捷運站的巷子裡安靜坐落著,裡面到處可見彼得兔的擺飾:玩偶、雕像、時鐘、餐巾紙捲筒……連客人使用的杯盤也都滿佈彼得兔的身影。空間不是多大,但從玻璃櫥窗外看他們說笑吃食的神情,會感覺到幸福。

DSC_0115.JPG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

我對受過苦難的人特別容易有好感,可能比較容易打開互相溝通吧,或者可以在心中進行神秘不知名的慰藉交流。

更病態的是如果從前喜歡的歌手偶像之類的吃了苦,我恐怕發誓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;像安室奈美惠這樣嬌小的女人一跳起舞一甩起染了千萬次的頭髮來,只要想起她十幾歲出頭從沖繩上東京一路來的血淚旅程,在我心裡簡直是擠出神聖永恆的光芒。可是這種事總不是一次兩次見面就能了解的,而真正嚐過苦頭的人多半會努力地把它放在潛意識深處,不會放在意識表層三不五時拿出來擦拭把玩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





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

當我看見三太子搖搖晃晃前來向媽祖請安,後面還理所當然跟著一台無限播放電子舞曲的超大台音響時,我想起朋友D說「喜歡夜生活(註1)的媽祖也許和三太子很合」而我說「那會變成魔女的條件」的無禮戲言。好一台搖下車窗的台客車。

回鑾那天的氣味彷彿還在眼前。

回鑾當天中午,媽祖停在白沙屯車站前看戲,以車站為中心擴散出去的巷弄到處是小吃,油飯、米粉、蘿蔔排骨湯、麻油雞、蚵仔麵線、海鮮粥、紅豆湯圓,全部自由取用。這碗熱湯吃完和伙伴衝鋒陷陣,趕去那攤看人群中冒起的白煙又是什麼美味佳餚,這邊小推車喀拉喀拉爬過發送花生口味的紅龜粿,手不由自主伸過爭拿紅粿,肚裡的油飯還脾氣很拗地不肯滾下食道。食物好像從聚寶盆裡生出來,應接不暇,歡笑不絕,處處是人潮卻不必擔心推擠爭執,稍等一會兒就輪到你盛一大碗,再兩碗三碗都不是問題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這次白沙屯媽祖遶境十分特別,以往從苗栗白沙屯到北港的去程都是用四天走到,這次媽祖說要用兩天走到。其實不到兩天,時間只有三十三個小時。去程有一百八十公里,平均要維持一個小時走六公里才可能達成。



剛到白沙屯,晚上十一點左右,人超多。



在拱天宮前面。我們將在凌晨一點出發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

又要開學了,算一下接下來的四個月也將會是非常疲累的過程。

但既然只是四個月,應該閉上眼悶個氣就過了,等到下半年來臨時,回想起這四個月應該會跟之前的日子一樣模糊。所以先不管了。今天聽了很多人說話,很久沒有那麼專心地聽那麼多人說話,頭覺得非常痛,但無論如何必須多少記一下。因為根據虛構中的專家指出,人睡過了一夜後會忘掉百分之三十的東西,雖然沒有根據,但聽起來還是非常恐怖,如果睡過一夜後不小心死掉的話,豈不是會忘掉百分之百的東西?這樣想起來就覺得非常糟糕,會流失很多珍貴的東西。反正最近腦袋空空,在書寫任何事都無法拿捏以至於什麼都沒寫的情況下,就暫且用紀錄來代替創造。

今天去了樂生療養院一趟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


我跟我的鄰居不認識,
只知道住進來的時候約定好如果不安靜就要被趕出去,
還好大家還算安靜。

每次房東有事就留言在白板上,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
別人眼中的小旅行,我自己的一大步,有點衝動有點大膽。

用六年的煩悶兩個月的馬不停蹄一個月的節儉換來一天一夜的自由。

一個人一個背包一百五十公里的台九台十一。

由於不知會繼續單身多久,不能坐等男人帶我出門;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理察謝喜納來演講。

覺得他是個很鴨霸的人,太陽、水星或上昇一定至少有一個在獅子座,
雖然他說"歡迎隨時打斷他的演講,他不在乎他的社會地位、學歷等等,
因為在他的內心其實他還是個小男孩",

但是他說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


文人
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一、文人通常不太用腹部說話,輕聲細語,聲音傳不到後面去。
注意!千萬不要坐在文人手伸不到的地方,除非你給他一隻麥克風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



 


我的左手好誠實,看的出來右腦很笨不會說謊。 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8月14日在笨板。 


*  *  *  *  *  *  *  *  * 



之前聽到朋友去玩衝浪 眼睛興奮得都亮起來 
"我也想去!我覺得這輩子至少一定要嘗試一次啊!"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  • Jul 14 Sat 2007 03:09
  • 置頂 心態






六月的時候,在打工的大樓收拾教室的器材,徹夜未睡的暈眩和心跳傳來,提著器材關冷氣鎖教室我想,這一年過的跟過去五年差不多累,離開後仍然在過著傷身的生活,只是從團體熬夜變成了一人熬夜。

當初就是不想成天讀書才考戲劇系,現在的卻在走回頭路,十幾歲的我指著現在的我捧腹大笑。五年前我大概想不到我會過讀書的生活,而且想要讀書。或許是一種彌補,過去的寒暑中,若沒有排戲便是在勞動工作著,我總是在流暢的勞動姿態和分裂掙扎的身心間作一個小小的夢,期許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在長假來臨時做一件事:借很多書回家,擁有自己的時間在閱讀裡面。可那終究是個孩子式的想法。去年的這個時候,我如願暫時離開人群,我正希望離開人群,甚至遠遊;這一年比過去一段日子快樂,累,但是某個層面上來說是快樂。漸漸我也才了解到上班的人為什麼不可能好好看書,環境吵雜、和人大量互動、各項雜務……瘋狂地深入體內戳刺每個毛孔,心無法靜止,腦不專屬於自己,你沒辦法想著今日今月以外的事情,你疲累,你回家,你發楞你看電視你吃喝你抱怨你哭泣你睡覺。

fumita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